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羊狼二世 | 10th Aug 2019 | 雜記 | (153 Reads)
香港警察已淪為統治者的維穩工具。

警方被指在反送中運動中嚴重濫捕,當中不少被捕人士只是旁觀街坊。8.4港島西集會演變成警民衝突,前水警外籍督察、現已退休的國泰機師Jan,當晚只是飯後到現場散步,途中突遭一群機動部隊制服,並被帶上旅遊巴。他更是上車後始知已被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,遭羈押近28小時才獲准保釋。曾是皇家香港警察一員,Jan深知警民之間的互信相當重要,現時這份信任正逐漸被侵蝕,而政府卻無動於衷。他為警隊當前狀況感悲哀,慨嘆前線警員全被當權者押注在一場「骯髒政治遊戲」上,而為了拘捕數字「湊夠數」,更連平民百姓也不放過。

62歲的Jan Bochenski,沒想到甫踏入退休之年,便即成為非法集結罪疑犯。他想起這場無妄之災,仍然猶有餘悸。Jan居於港大附近,8月4日,他吃過晚餐,駕車到西營盤,欲到西區海旁散步。約晚上9時,他走到嘉安街,發現大約30至40名「湊熱鬧」的街坊走出馬路旁,觀看警方路障,不遠處有警員守著中聯辦。他偶然聽到爭執聲,但覺無傷大雅,故繼續往德輔道西前行。

被捕人士中有街坊亦有外賣員


詎料突然之間,有一群手持警棍和盾牌的機動部隊,從嘉安街的另一端趨近,將現場所有人制服,並下令各人趴在牆上。Jan記得他身旁有穿睡衣的街坊,亦有穿上Deliveroo制服的南亞裔外賣青年。


Jan說,曾有警員問他是否遊客,他答:「不是,我居於附近,只是在散步。」惟警員沒再理會,要求他關上手機,並帶他上旅遊巴。他當時完全沒想過自己已經被捕,直到上車一刻,有警員為他拍照及鎖上手銬,宣佈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他,他才如夢初醒。當時他穿著藍色上衣及白色短褲,手中僅拿著手機及銀包。


其後他被帶到長沙灣警署,他發現40多名被捕人士中,沒有一個是學生,亦沒人身穿黑衣及頭盔。後來與他同困一室的,是一名裝修工人、一名教師及兩名印度裔廚師。

沒有警司或總督察主持大局 警署內一片混亂


最令他印象深刻的,是他留意到整個警署內沒有任何警司或總督察現身,現場全都是較低級的警務人員。Jan說:「在我當差的日子,一有危機發生,至少有一名總督察在場指揮;但我今次看到的,便是整個控制室都是電話及文件,一片混亂。


整個警署兵荒馬亂,Jan多次要求上廁所都不獲理會,直到他大吵大嚷,聲言會在牆邊如廁,才有一名警員帶他上廁所。他又曾要求致電家人,但同樣被警員當作「耳邊風」,經過多番投訴後,才獲准致電身處外地的妻子。直到8月5日下午,才輪到他「落口供」,直至此時,警署內的人員方知原來他亦曾是「師兄」。

Jan在聽取律師意見下,決定保持緘默,他認為警員也應樂見此情況,「老實說,這令他們工作更容易,因他們全知道這些拘捕都是不必要的,前線警員被用來處理髒活(dirty work)」。結果,直到8月6日凌晨一時多,他才獲釋,但須於本月底再返警署報到。

因殖民地當差經驗 明白警民互信任相當重要

Jan在殖民地瓦努阿圖長大,曾在澳洲及英國生活。人生第一份正職,正是遠赴香港加入警隊,當了四年督察。成長背景令他知道,在香港這個殖民地當警察,要打醒十二分精神,不要令殖民地的原居民不開心。


他憶述在長沙灣警署扣留期間,有年輕警員知道他的「師兄」身份,主動與他聊天,問他對現時局勢的看法,當時他主動談起警民互信這個話題。Jan認為警民之間的信任相當重要,亦是港英政府面對的最大難題。他感慨,當年皇家香港警察花了多少年,才成功與市民建立互信,但時至今日,這份信任已被侵蝕,惟政府對此卻無動於衷。

獨立調查委員會或可改善警民關係

他認為,政府若願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,或可為警民重建互信,但關鍵仍是警民雙方在重建互信的過程中,願意貢獻。

距離他加入警隊至今已足足40年,Jan對曾任職警察感到相當自豪,與當年同袍仍保持緊密聯絡,今年各人更會從英國家鄉飛到香港,慶祝「當差」40週年。即使無辜被捕,他的自豪仍絲毫不損,只是感慨前線警員落入了「骯髒政治遊戲」。

愛之深,責之切。Jan在訪問中常把「警察要做好自己」這一句掛在口邊,不可隨意拘捕人。他說:「警察穿起制服,工作便要正確及正當,否則你便是沒有做好你的工作,不是嗎?」

記者蘇曉欣


[1]

這班警察確是無能的工具,可以隔著十萬八千丈向空地發催淚彈,可以突然撒防任人破壞警署,擲燃燒彈、扔石頭、縱火的人無能力捉,就捉幾個軟弱的女人及靚仔交差,每次行動有成千上萬的人到處搞破壞,捉到的卻只是寥寥數人,妖娥天天只懂譴責、追究,實際行動欠奉,亂局怎能平?

那些人也是盲的,擲燃燒彈、扔石頭、縱火這些暴行看不見,只懂得盲目附和,香港,休矣!


[引用] | 作者 無能娥 | 11th Aug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